<var id="ndzbt"></var><menuitem id="ndzbt"><ruby id="ndzbt"><progress id="ndzbt"></progress></ruby></menuitem><span id="ndzbt"><i id="ndzbt"></i></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span id="ndzbt"><dl id="ndzbt"><del id="ndzbt"></del></dl></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i id="ndzbt"><menuitem id="ndzbt"></menuitem></i></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ruby><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ins id="ndzbt"></ins></ruby>
<ruby id="ndzbt"></ruby> <span id="ndzbt"></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
<strike id="ndzbt"><i id="ndzbt"></i></strike>

其實我想做個好人 第三十四章

不得不說,一般的主角都會有或多或少的偏執的毛病,這也是他們無往不利的不二法寶,但是凡事也都有兩面性,過分偏執反而成了前進的阻礙。

現在林白就是這樣。

在他認為的世界里面,非白即黑,如果不能成為他成功的助力,那就是錯的。

他認為方浩波不是好人正是依舊這樣的邏輯。

但是成人的世界哪里會有那么臉譜化?

作為一個復數存在的生物,人是有無數種身份無數種買面具的。

方浩波展現在凌晚秋面前的正是精心準備好的乖乖仔的一面,而且相當的能干。

現在林白這樣跳出來,以一個后輩的身份,卻企圖站著道德的制高點去指摘什么,這不是荒謬嗎?

什么時候輪得到一個學生來教老師應該怎么樣才是對的,這事擱誰身上誰能很輕易的接受呢?

面對林白這樣咄咄逼人的態度回應林白的自然是凌晚秋的怒火!

“林白同學,你搞清楚,你是在教我做事嗎?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還裝的老氣橫秋的!”凌晚秋蹙著眉頭,壓著自己的火氣說道。

“呃…”林白自然是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的年紀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

只是這段時間的折磨,再加上昨晚那莫名其妙的病毒實在是讓林白一下子方寸打亂了,所以才會把心一橫,就把自己的心聲說出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林白也知道,絕不是退縮的時候,只能咬著牙繼續說道:“這個跟年紀沒什么關系,總之你做他的車就是不對,跟他接近就是不對!”

“這是什么邏輯?”方浩波自然不允許林白轉移話題,“我跟老師住得近,順路兜她過來罷了,國家都在倡議多拼車,節能環保。哪里輪得到你裝大尾巴狼?”

“你思想不單純!”

“我什么思想不單純,不過是普通的師生關系,難道你認為會是什么關系?”方浩波抱著雙手冷笑道,“估計是你思想不單純吧!

“我…”林白也是一時語塞了。

而周圍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方浩波自然也看見學校的一個校長靠了過來,在記憶碎片中這個副校長跟自己老爸關系可是不一般的。

這個時候不借力,更待何時?

“王校長,你過來評評理,我順路載凌老師過來算不算什么賄賂老師?”

“這個,當然算不上!順風車嘛!”戴眼鏡的校長扶了扶眼鏡,慢條斯理的說道。

領導就是領導,一下子性質就定了下來。

林白自然是不服氣!可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他確實不占理。

只能憤憤不平的擠開人群,走開了。

這個時候自然少不了的就是系統的獎勵提示了。

“叮,宿主讓林白吃了癟,獲得流通點200點,林白氣運減少10點,宿主氣運增加10點!

喲,還久沒獎勵氣運了!

這一進一出,自己立馬就領先了林白20點的氣運了。

這可是第一次自己在正面的勝利!

為什么敢正面林白的質疑的底氣就是氣運點,因為之前兩人的氣運已經一致了,按照系統的說法就是不會出現特別偏袒林白的意外事情了。

不過負面影響還是有的,比如凌晚秋方面。

人群散去,凌晚秋自然是一臉抱歉的說道:“方浩波同學,以后還是不坐你的順風車了,這樣的非議傳出去始終不好!

而方浩波也清楚,這樣也的確又有點勉強她了,之前還能拿有人騷擾,現在都過了好幾天了,那小子一點都不敢露頭了。

“姐,也是為了你好,姐不能讓流言蜚語影響到你學習!”凌晚秋撲閃著的眼睛中透露出一絲的狡詐。

“沒事的,晚秋姐,不怕,別人要說啥就說啥唄,我們清者自清就好!狈胶撇ㄗ匀皇强闯銎渲械膯栴}所在,凌晚秋雖然知性大方,但是有時候還是有些小女生心態的。

“晚秋姐,我們晚一點走就是了,來的時候呢,我先下車,走一段,你先到學校就沒那么礙眼了!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哦!”

不得不說,這樣的小性子方浩波還是相當的喜歡的,再說了,現在自己的任務不就是刺激林白嘛。

轉頭,回到了教室迎接自己的自然是八卦的孟貝貝,以及林白那怨毒目光。

方浩波應付一個小丫頭自然是手到擒來,無論孟貝貝如何拐著彎打聽,方浩波都咬死了就是順路搭車罷了。

“怎么可能那么簡單呢!”孟貝貝不由得嘟了嘟嘴吧,不過方浩波油鹽不進的態度,還真讓她有點無從下手了。

只能忿忿不平的說道:“就算你不說我也有辦法!

望著怨氣沖天走開的小丫頭,方浩波自然是沒那么輕松,這段時間可是真的見識過這個八卦之王的厲害了。

班上各個老師的各種癖好什么的,都打聽的一清二楚,要不是用真實之眼確認過這個相貌平平的小丫頭片子只是龍套配角,方浩波都有一種她才是主角的既視感。

雖說被八卦之王盯上了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方浩波哪里還管的了那么多?

還是盯緊點林白好了。

昨晚也不知道有沒有一發入魂,讓林白從頭再來,方浩波本來就是有棗沒棗,先打一桿子的態度罷了。

不過今早林白的態度和黑眼圈表面還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于是一天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過去了,林白雖然也不滿,但是現在這里舉目皆敵,林白也還算是沒頭鐵到底,開始猥瑣發育了,但是方浩波允許他有這樣的機會嗎?

現在方浩波已經開始著手應對林白的炒作機會了。

“老媽,之前你查那個小出納的事,有結果了嗎?”第一步肯定是了解一下現在具體情況到底是怎么樣了。

“兒子,你真的能干!那個女的確實不簡單,你等下讓你爸跟你說!彪娫捘穷^自然是老媽那種急不可耐的聲音。

“小波啊,不得不說你眼睛真的好毒!你爸也沒想到這個女的那么惡毒,要不是你媽查到的快,家里的流動資金都要被轉移走了!

“還不是你色迷心竅”老媽占理斥責的聲音又飄了過來。

“老婆教訓的是,”老爸也只能低頭認錯啦,“兒子周末回來吃飯嗎?我們到時候在一起聊?”

“嗯,回的,那就到時候再說吧!”方浩波知道了父母情況,也猜到自己的便宜老爸老媽也是有一套的,自然沒那么容易著道。

飛盧小說網 www.fumei01.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創新、原創、火熱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按左右鍵翻頁

最新讀者(粉絲)打賞

全部

飛盧小說網聲明

為營造健康的網絡環境,飛盧堅決抵制淫穢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違反國家規定的小說在網站上傳播,如發現違規作品,請向本站投訴。

本網站為網友寫作提供上傳空間存儲平臺,請上傳有合法版權的作品,如發現本站有侵犯權利人版權內容的,請向本站投訴。

投訴郵箱:feiying@faloo.com 一經核實,本站將立即刪除相關作品并對上傳人作封號處理。

關于我們| 小說幫助| 申請小說推薦| Vip簽約| Vip充值| 申請作家| 作家福利| 撰寫小說| 聯系我們| 飛盧小說手機版| 廣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北京創閱科技有限公司 ICP證京B2-20194099 京網文[2019]1782-182號 京ICP備18030338號-3 京公安網備11011202002397號

飛盧小說網(www.fumei01.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京零通190302號)

RSS 熱門小說榜
小說頁面生成時間2021/11/27 17:06:3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