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dzbt"></var><menuitem id="ndzbt"><ruby id="ndzbt"><progress id="ndzbt"></progress></ruby></menuitem><span id="ndzbt"><i id="ndzbt"></i></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span id="ndzbt"><dl id="ndzbt"><del id="ndzbt"></del></dl></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i id="ndzbt"><menuitem id="ndzbt"></menuitem></i></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ruby><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ins id="ndzbt"></ins></ruby>
<ruby id="ndzbt"></ruby> <span id="ndzbt"></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
<strike id="ndzbt"><i id="ndzbt"></i></strike>

邊緣人 第三卷 致命控制07

07廢物利用

安全屋內,吳銘靠在健身室內的椅背上,雙眼上蒙著一條黑色棉布,他隔著棉布揉了揉眼睛,依然火辣辣的疼。

兩人在屠狼之后,吳銘暈死片刻后方才蘇醒,指導著程銘用獨狼手背上的衛星電腦操控著解開激光牢籠,此時吳銘已經雙眼失明,程銘發現獨狼捕獲“歸正人”的訊息已經發出,兩人不敢停留,忙倉惶逃走。

在吳銘的強烈要求下,程銘干嘔著從獨狼身上拿走了優盤、微型電腦和量子隱身衣。

看著吳銘神情痛苦,吳銘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程銘不想再這樣感受瀕死體驗,雖然事后她偽裝得十分堅強,但她有些受夠了,即便回到了安全屋,她也是心有余悸,生活對她來說很簡單,她就想掙些小錢,以命相博,有些不值得。

吳銘不知道程銘在想什么,他暗自后悔危險的任務帶上她,險些害了她的性命,吳銘有些自責,貿然使用重瞳的副作用,就是他會失明,至于視力什么時候能夠恢復,他也沒有把握。

吳銘隱隱約約心中還在焦慮一件事,女乞丐到底在誰的手中,他囑咐程銘仔細查閱地鐵的監控,早在他們冒充特案組調查詭異殺人案的時候,他便在地鐵運營中心的服務器中植入了木馬,這樣他們便可以更方便的調查女乞丐的去向。

程銘有些不情愿,她以為詭異殺人案已經收尾了,贖金也已經被人領走,他們險些喪命,卻徒勞無功,何必再趟渾水。

死里逃生,至于吳銘如何控制喬伊殺死獨狼,又舉槍自殺,她并不放在心上,跟著這個謎一樣的人,有什么驚喜,她都不會意外,問了也白問:他一無所知嘛,笛卡爾說的。

當吳銘告訴她,她從獨狼的口袋中拿走的優盤就是贖金后,程銘不敢置信,當檢驗過后,程銘險些暈過去,她哪里見過這么多錢啊,揉了揉眼睛,反復看了幾遍電腦屏幕,確認自己沒有看花眼,興奮地將離開吳銘的事情拋到了九霄云外。

賭命,前提是你得有這個命;程銘知道,她這次賭對了。

吳銘簡單說了屠殺者與“新烏托邦”的黑吃黑,期間隱去了自己的作用,把自己放在漁翁的角度,讓程銘相信他們是坐收鶴蚌相爭之利,程銘聽罷,直呼運氣。

程銘試探著問吳銘,這筆錢怎么分,吳銘仍然高風亮節:全部歸程銘。

程銘雖然興奮,但仍然疑惑的問吳銘為什么這么做,吳銘幽默地答道:失憶前,也許他是個億萬富翁。

程銘曾經偷偷查詢過網絡資料,并沒有什么億萬富翁失蹤的消息,她也只能笑笑,說聲合作愉快。

吳銘催促程銘快些尋找女乞丐的下落,程銘有些心猿意馬,反正掙到錢了,女乞丐也沒有了價值,還找她干嘛。

有價值還能活著,沒有了價值,女乞丐就是死路一條。

人命關天,程銘不敢怠慢,通過反復觀看女乞丐被劫持的錄像細節,她發現女乞丐與紋身壯漢應該認識,因為壯漢背起女乞丐的動作十分嫻熟,女乞丐并沒有反抗,看動作似乎很是“順從”。

“順從”吳銘哥著棉布逐漸能夠感受到室內的燈光,他輕輕摘下黑色棉布,微微睜開眼,他強忍著刺眼的燈光,兩行熱淚緩緩淌下,程銘來到健身房放,乍見之下,以為吳銘為情所困,竟然苦勸他不要癡迷于一人,天涯何處無芳草,最好不要單戀狗尾草。

吳銘苦笑,程銘的腦回路從來都是那么飄逸,程銘見他苦笑,以為說道了吳銘的痛楚,忙失口吃驚地懷疑他是“慕殘者”,把吳銘直接說上頭了。

經過調查女乞丐每日的路線,發現她每周無論風雨,都要去一次“Revenge”酒吧,對于乞活人來說,去酒吧消費太過怪誕詭奇,即便她有錢,可是她沒有腿啊,要想蹦迪,腿是必要要件。

吳銘皺著眉,看著眼前的視線逐漸清晰,心中暗暗推測著可能的情形,最后他決定,去酒吧蹦迪。

酒吧開在十三妹路的一處紅綠燈轉角處,此時正值黃昏,酒吧內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去喝酒聊天了,繁忙的都市,也就在夕陽下才給人們喘息的時間。

酒吧內,人們吃著冰激凌、搖晃著紅酒杯、舔著棒棒糖、噴灑著香檳,在這里他們將心中的憂懼和疑惑暫時放到一邊,忘我地蹦著跳著,肆意地笑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找回生活的真正含義和快樂。

程銘將車停在路邊,吳銘讓她在車上等著,他自己去酒吧詢問女乞丐的下落,看著打開酒吧門,準備邁入酒吧的吳銘高大的背影,程銘心中驀然想到個詞:單刀赴會。

僅僅片刻之后,吳銘便被四名紋身大漢從酒吧內內扔了出來,四人還不忘朝地上惡狠狠地吐了口水,那是黑社會最有威脅的警告,意味著再見到他,他就會是個死人了,吳銘摔在地上的姿勢十分狼狽,程銘隔著車窗看見,有些擔心地想要下車幫忙,吳銘朝她揮了揮手,示意她不用管。

優雅地站起身,吳銘整理了西服,捋了捋頭發,再次拉開門把手,走入酒吧內。

仿佛冷水倒入了沸騰的油鍋,酒吧內頓時熱鬧非常,客人驚恐地紛紛從酒吧內逃出,程銘清楚看見,方才將吳銘扔出來的大漢,身體倒飛著砸碎酒吧玻璃窗后,重重地摔在人行橫道上,幾人試圖爬起來,卻都是腳下發軟,痛哼著再次倒下。

吳銘發泄著方才的憤怒,丟出去的仿佛不是酒吧和看場子的混混,而是自己的煩惱,面對如洪水猛獸般的吳銘,酒吧內不斷傳來東西被砸碎的聲音,伴隨著帶感的音樂和人們的驚呼,一時間酒吧內似乎成為了各種聲音的饕餮盛宴。

雞飛狗跳了片刻后,吳銘扯住一人衣領,仿佛煞神般走出酒店,被他挾持的人左腿有殘疾,為了跟上吳銘的步伐,不得不一顛一顛的向前蹦著。

吳銘將那人毫不客氣地仍到汽車后排,然后他坐到副駕位置,示意程銘發動汽車,然后回過頭看向后排鼻青臉腫的男子,那人忙識趣地說了個位置,汽車飛馳而去,留下橫七豎八倒在人行道上的大漢,在夕陽下凌亂。

吳銘為程銘介紹著說,后排垂頭喪氣、鼻青臉腫的跛子,叫吉努斯,是“Revenge”酒吧的老板,同時也是附近幾個街區乞活門的老板,程銘透過后視鏡,瞥了眼吉努斯,他的面孔看上去有些蒼老,面帶冷峻,頭發向后梳著緊貼著頭發,薄薄的嘴唇飽含陰霾,右顴上有道疤,隨著面部表情的變化,那道疤如同風浪中的船只,顛簸著,若在尋常想必是十分威嚴,不過此時卻噤若寒蟬,見程銘通過后視鏡觀察他,竟然露出政客選舉時才有的微笑。

程銘確定,吉努斯是個慕殘者,看見殘疾人會莫名的興奮,跟男人遇到美女的感覺差不多,因為慕殘者基本上都是殘疾人。

駕車許久,來到上華市東南基洛河邊的一處破舊的港口,有間破舊古老的石制屋舍,按照吉努斯的指引,吳銘挪開木屋的床,下面有個暗門,有幾根白色管子伸出地窖,吳銘不敢留下程銘單獨看管吉努斯,便要求他拉開地窖暗門,先走下地窖。

吉努斯不情愿地按照吳銘的說法做了,吳銘跟在他身后,臨行前,他打手勢,讓程銘注意安全。

深入地窖,吳銘徹底震撼了,地窖兩側有二十幾間房間,昏暗搖曳的燈光下,仿佛人間地獄一般,每間地窖里關著5名男女小孩,都是瘦瘦小小,幾乎透過皮膚能夠看到骨頭。

每間房間都很狹小,里面陰暗潮濕,空氣污濁,角落里滿是排泄物,令人窒息。

吉努斯捂著鼻子,被污濁的空氣嗆得涕淚橫流,吳銘怒從心頭起,恨不得徒手撕碎了眼前這個人面獸心的家伙。

在地窖盡頭,吉努斯指了指一間陰暗的房間,吳銘放眼看去,女乞丐被關在單獨的房間里,顯然遭受過這么,臉上都是傷痕,早已不見了倩影,她佝僂著身體,仿佛無血的蝦,剝去了尊嚴的皮,受盡了侮辱和摧殘。

按照吉努斯的說法,地窖里的人,都是出現了嚴重健康問題,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原本是要在夜間賣給器官販子的,他們很快就會在海上被取走有用的器官后,丟入大海中回歸自然,所以勸吳銘不要婦人之仁,要是可以,今晚交易的錢款,全部歸吳銘所有。

吉努斯滿臉堆笑地拋出如此駭人聽聞的言論,惹惱了旁邊本就震驚無比的程銘,她漲紅著臉,看著被折磨不成人形的眾人,雙眼淚水如河水泛濫,無論如何也管不住,斜瞪了眼唾沫橫飛的吉努斯,程銘如母豹子般爆發一聲怒吼,一個側踢,正中吉努斯的面頰,后者受力之下,直挺挺地倒下,停止了“政客”般地無恥演說,吳銘輕輕拍了拍手,稱贊她這一腳驚天地泣鬼神地踢出了俠女的風范。

再次見到有過一面之緣的阿拉伯醫生,乍看到這么多患者,他雙手攤開聳了聳肩,由于他生意冷清,醫療條件有限,驟然有這么多患者,他有些力不從心,建議吳銘尋找正規醫院醫治。

吳銘心中清楚,正規醫院不會為這些孩子盡心醫治的,即便給足了錢,還有就是身份的問題,他和程銘此時都見不了光。

程銘知道,這群孩子基本上也找不到原生家庭,如果送到孤兒院,結果與在街上流浪差不多,就她臥底過的孤兒院而言,器官買賣、暴力賣淫也是常態,無論如何,先醫治他們是首要問題。

吳銘讓阿拉伯醫生開出所需藥品和醫療設備名單,又從暗網中招募了些沒有醫療資格,但有行醫經驗的醫生和護士,條件非常優厚,除了高額的診療報酬,還有一項是這些游走于地下醫務工作的人們無法拒絕的:行醫資格。

阿拉伯醫生拉姆盛贊吳銘是救世主,真正的慈悲之人。

不久之后,有人匿名購買了上華市遠郊的廢棄爛尾樓,媒體紛紛猜測是哪位大佬敢碰號稱投資者噩夢的地段,在眾目期待中,那里被建成了“希望谷”:集教育、醫療、福利院于一體的綜合非盈利機構,專門收留流浪兒童和殘疾人,那里出了兩位名人,被后人寫進了教科書:仁慈醫生拉姆和圣潔者貞德,前者是名阿拉伯醫生,后者是失去雙腿的人生導師。

多年以后,有許多人走出希望谷后,用最大的善意面對社會,回饋社會,為黑暗的社會燃起了星星點點的光芒,讓眾生燃起了期望,讓迷途者找到回家的路,讓喪失信仰的人重新舉起信念的大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阿拉伯人的地下醫院里,女乞丐被簡單的處理了傷口后,雖然身體虛弱,仍堅持講述了她的故事:她來自南方漁民家庭,年少懵懂,輕信了網絡上的溫存,被騙到上華市,讓她始料不及的是,她失去的遠不止失心失身那么簡單,最后被吉努斯惡勢力暴力囚禁后,失去了雙腿,這樣她就跑不了,曾失身后生了幾個孩子,但孩子們也早已不知下落,她想過自殺了結自己痛苦的醫生,但是想起自己的孩子,她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遇到,盡管希望渺茫。

如果吳銘他們想從她身上獲取什么價值,女乞丐提醒他們說,恐怕他們要失望了。

吳銘安慰的笑了笑,告訴女乞丐:好好活著,善待自己,就是最大的價值。

吳銘開車將程銘送回了安全屋,然后開著車,后備箱里載著被打暈的吉努斯,再次回到了基洛河邊的復古房舍。

夜晚星空漫天,吳銘在海邊交給了器官販子大筆鈔票,讓他們“廢物利用”,盡可能的將吉努斯有用的器官都摘掉,免費回饋給需要的人,器官販子樂得嘴都合不攏了,兩顆金牙,在漁船的探照燈下,閃閃發光,同時冒著金光的,還有他那是殘忍且貪婪地雙眼。

飛盧小說網 www.fumei01.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創新、原創、火熱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按左右鍵翻頁

最新讀者(粉絲)打賞

全部

飛盧小說網聲明

為營造健康的網絡環境,飛盧堅決抵制淫穢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違反國家規定的小說在網站上傳播,如發現違規作品,請向本站投訴。

本網站為網友寫作提供上傳空間存儲平臺,請上傳有合法版權的作品,如發現本站有侵犯權利人版權內容的,請向本站投訴。

投訴郵箱:feiying@faloo.com 一經核實,本站將立即刪除相關作品并對上傳人作封號處理。

關于我們| 小說幫助| 申請小說推薦| Vip簽約| Vip充值| 申請作家| 作家福利| 撰寫小說| 聯系我們| 飛盧小說手機版| 廣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北京創閱科技有限公司 ICP證京B2-20194099 京網文[2019]1782-182號 京ICP備18030338號-3 京公安網備11011202002397號

飛盧小說網(www.fumei01.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京零通190302號)

RSS 熱門小說榜
小說頁面生成時間2021/11/27 17:00:5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