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dzbt"></var><menuitem id="ndzbt"><ruby id="ndzbt"><progress id="ndzbt"></progress></ruby></menuitem><span id="ndzbt"><i id="ndzbt"></i></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span id="ndzbt"><dl id="ndzbt"><del id="ndzbt"></del></dl></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i id="ndzbt"><menuitem id="ndzbt"></menuitem></i></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ruby><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ins id="ndzbt"></ins></ruby>
<ruby id="ndzbt"></ruby> <span id="ndzbt"></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
<strike id="ndzbt"><i id="ndzbt"></i></strike>

手握劍圣系統,開辟絕世宗門 第7章 最后一關,一步之遙。

青云宗宗門總部的門前。

長得很像三少主的張潮義急匆匆的走進去。

與周圍很多的守衛和宗門長老擦肩而過之后從樓梯爬上第5層,走進二小姐所在的總閣。

放仙丹的盒子就在總閣里面,并且只有宗主,大少主,二小姐能打開。

得設法讓二小姐幫自己打開,然后把仙丹磕下去跑路。

這個過程動靜不能太大,樓下可有一堆的長老守衛,這無疑大大增加了難度。

推開總閣的門后,只見那二小姐坐在辦公桌上拿著賬本分配預算,嘴里還不停的抱怨著。

“可惡,看來得再多裁幾個食堂的伙計,其他工種也得裁一裁,不然這預算就超支了!

“我要的是一雙能勞動的手,怎么來的是一整個工人?”

聽著二小姐一句接著一句的抱怨,張朝義很有想法。

這食堂伙計都忙成那樣了,再裁員剩下的豈不得累死?

這個小姐看起來挺漂亮,怎么為人這么讓人討厭?

合著她就是虎妞,為了幫他爹剝削車夫現在連晚飯都不去吃。

雖然自己很想和她吵一吵,但現在情況緊急,也容不得磨蹭。

張朝義關上門之后馬上用易容系統裝出一副中毒的樣子,很緊張的沖到二小姐面前,大喊道。

“二姐!大是不好了!我攤上大禍了!你可得救我!”

二小姐看見張朝義,這個反應馬上放下手中的賬本,站起身來特別關切的先安撫道。

“別慌,是發生了什么事?我一定幫你!

這二小姐張朝義老早就聽說她雖然對工人屢屢發難,不斷壓榨。

但對家人倒是格外珍視,打打感情牌應該有搞頭。

“剛剛在食堂有人給我下了毒!還是猛毒!急需仙丹救命!”

“二姐,我求你救救我!不救我的話,我可能活不到明天早上!”

看著印堂發黑,臉色慘白三少主,二小姐頓時被驚了一下。

但是片刻過后,她馬上觀察到了異樣。

這中毒了還能跑來大吼大叫?而且其他弟子伙計是不會先跑來通知自己嗎?應該是這小子又在惡作劇。

“別鬧,滾一邊去,我沒空和你開玩笑!

說完,二小姐又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手捧著賬本,一手橫著算盤,又噼里啪啦的算起了預算。

張朝義看到這種情景也算意料之中了。

畢竟自己行動的太急也沒想好忽悠她的借口,從一開始他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起初還在煩惱這女人有七品修為,自己硬搶,搶不過。

可現在他可是在三少主手里弄來的槍啊,想要防住子彈最起碼得有三品的護身功法,現在完全能威脅到二小姐。

“系統,變回來!

隨著話音落下,張朝毅身體籠罩著一陣藍光,不一會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沒等二小姐反應過來,槍口已經頂到了她的眉心上。

咔的一聲扣動擊硾,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就是來搶仙丹的,趕緊把仙丹交出來,不然我開槍了!

在短暫錯愕之后,這二小姐并沒有慌亂,更沒馬上打開盒子交出仙丹。

而是談條件的口氣的說道,露出陰沉的眼神,平緩的說道。

“你有膽就試試,外面的人聽見槍聲馬上就能進來砍了你!

“你最好把槍放下去,給我好好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

張朝義看見那雙陰沉的眼睛心里有些慌,不自覺的咯噔了一下,仿佛眼前這個被自己拿槍指著的女人下一秒就能把自己吃了。

“別給我;ㄕ,我為了這顆仙丹已經賭上性命了!”

“魚死網破是嚇不到我的,趕緊把仙丹交出來!別以為我不敢開槍!”

張朝義本來以為吼兩句,這個女人就能服軟,就算不交出仙丹,也得露出一些惶恐的神情。

但結果是這個女人飛彈沒有恐懼,還嘴角微微上揚。

“那你開槍啊,反正我死了還有我父親和大哥幫你把盒子打開!

言下之意便是當前只有她能打開那個盒子,殺了她這次就別想拿到仙丹了。

這人是魔鬼!被人拿槍指的一點不慌!

反倒是張朝義,隨著心臟又漸漸痛了起來,病情越發嚴重,自己反了有些慌張了。

萬一外面的長老殺進來了怎么辦?萬一病情突發自己直接死了怎么辦?

越拖對自己越不利,必須趕緊讓她把貨交出來!

他那只沒有握槍的手手指來回摩擦,想要一次減緩壓力。

張朝義絞盡腦汁的想一切辦法,讓這個女人服軟。

飛盧小說網 www.fumei01.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創新、原創、火熱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按左右鍵翻頁

最新讀者(粉絲)打賞

全部

飛盧小說網聲明

為營造健康的網絡環境,飛盧堅決抵制淫穢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違反國家規定的小說在網站上傳播,如發現違規作品,請向本站投訴。

本網站為網友寫作提供上傳空間存儲平臺,請上傳有合法版權的作品,如發現本站有侵犯權利人版權內容的,請向本站投訴。

投訴郵箱:feiying@faloo.com 一經核實,本站將立即刪除相關作品并對上傳人作封號處理。

關于我們| 小說幫助| 申請小說推薦| Vip簽約| Vip充值| 申請作家| 作家福利| 撰寫小說| 聯系我們| 飛盧小說手機版| 廣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北京創閱科技有限公司 ICP證京B2-20194099 京網文[2019]1782-182號 京ICP備18030338號-3 京公安網備11011202002397號

飛盧小說網(www.fumei01.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京零通190302號)

RSS 熱門小說榜
小說頁面生成時間2021/12/5 15:21:4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