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dzbt"></var><menuitem id="ndzbt"><ruby id="ndzbt"><progress id="ndzbt"></progress></ruby></menuitem><span id="ndzbt"><i id="ndzbt"></i></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span id="ndzbt"><dl id="ndzbt"><del id="ndzbt"></del></dl></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i id="ndzbt"><menuitem id="ndzbt"></menuitem></i></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ruby><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ins id="ndzbt"></ins></ruby>
<ruby id="ndzbt"></ruby> <span id="ndzbt"></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
<strike id="ndzbt"><i id="ndzbt"></i></strike>

反派:無敵的我,偏要吃女帝軟飯 第二十章 武尊突襲

楚山海的效率很高,次日便帶著盟書回朝,兩朝聯盟之事正式敲定。

洛水皇朝與寒戟皇朝相約,同時發動反撲,一日之內就收復了大半領土。

但接下來的兩日,北荒聯盟的武尊壓陣,兩大皇朝竟無法再前進一分。

洛璃坐于御書房中,閱覽著前方戰報,黛眉緊鎖。

“明日,朕親自前往北疆!

“陛下萬萬不可!”丞相伏林唐一口否決。

“如今北荒聯盟大勢已成,即便我朝與寒戟皇朝聯盟,也只能堪堪戰個平手...”

這點秦蘇倒也認同,伏林唐其實是話中有話。

皇帝御駕親征,那就只能贏不能輸,贏了是理所當然,輸了,那就是顏面盡失。

而如今局面,除非漂亮老婆突破到半圣,不然根本改變不了戰局。

洛璃冰雪聰明,自然也能明白伏林唐的意思。

她沉吟片刻后,不再提及此事,自顧自地翻起了文書。

根據天道之書記載,北荒聯盟與兩朝聯盟僵持了兩個多月,最終無奈,只能各讓一步,北荒不再需要進貢,兩皇朝也順利收復失地。

韓流已經幸運的獲得了武皇遺跡,突破武王境界,即將前往北荒聯盟一展身手。

秦蘇喝了口茶,攬過一疊奏折,幫女帝批復了起來。

天道之書中還有記載,今晚的洛水皇宮,可不太平。

........

是夜。

秦蘇正躺在床上,無聊的掃視著皇城。

嗯,東邊飛進來兩只弱雞,氣場外放,招搖得很。

西邊飛進來五只弱雞,用蔽靈石隱藏了氣息。

很好,城防軍那群傻子果然上當了,往東邊跑了。

那五只弱雞進皇城了,落地了,開始往皇宮走了。

秦蘇打了個哈欠,靜靜的等著,看洛水皇朝那群人到底什么時候能發現這五個真正的偷襲者。

嗯?漂亮老婆又往親王宮走了!

蕪湖!

雖然不能辦那事,但好歹是同床共枕,這也是個增進感情的好機會。

希望那群家伙別不懂事,往我親王宮跑,壞我好事。

“影一,給洛水皇朝的蠢貨們指個路!

“是!

黑暗中傳來嘶啞的聲音,隨后陰影一陣波動,影一已經離開。

皇宮外的御林軍原本正在向城東行進,忽然感受到城西方向出現數股武尊靈力,御林軍統領董嘯眉頭一皺,大呼。

“起陣!”

瞬間,洛水皇宮之上,一座金色的半圓光罩籠蓋了整個皇宮。

在外圍的皇城之上,同樣有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罩,只不過雖然體積更大,但顏色淡了許多。

正在往親王宮方向走去的洛璃感受到大陣的啟動,飛身而起,目及萬里。

城西方向,竟有五個武尊!

“小蘭,去親王宮,保護親王!

說完,她直接向皇宮長生殿飛去。

五個武尊,而且其中有一個實力看上去完全不弱于自己,皇宮之內,唯有開啟長生殿的大陣能抵御。

洛水皇都分三層,最外層是百姓居住的城區,中間是官員和御林軍鎮守的皇城,最里面,才是皇宮,是皇帝和皇室成員居住之所。

御林軍守衛皇宮,掌管皇宮外圍的天圓陣。

而皇宮內長生殿的地方陣,才是掌控整座大陣的關鍵所在。

天圓地方陣,可御半圣于陣外。

這五個武尊,即便是圍著打上數年都無法攻破。

“該死,為什么暴露了!”

五道黑影之中的一人怒斥。

他們原本已經很深入皇城,很接近皇宮的位置。

結果前方突然出現數股武尊靈力,連著將他們的位置也暴露了。

“除了我們還有誰想對洛水皇宮下手?”

“那伙人是什么來頭,為什么要和我們過不去!”

在這群黑衣人眼中,剛才那股靈力轉瞬即逝,消失的無影無蹤,明顯是想要讓五人當替罪羊,然后自己繼續潛行進入皇宮。

“大哥,怎么辦,還行動嗎?”

五人來之前也是做過了功課,眼見著天圓陣已經啟動,宮內的皇帝必然已經收到了消息,想必地方陣也快啟動了。

為首之人被前面那幾股武尊氣息氣得咬牙切齒,猶豫了兩秒。

“繼續行動!”

“既然前面那伙人也是對皇宮有想法,那我們就幫他們一下又有何妨,我們若是想走,難道這群小皇朝的武尊還能攔的住我們嗎?”

“是!

“是!

......

影一的任務完成了。

不過,秦蘇很不滿意,十分不開心。

因為漂亮老婆跑了。

“唉,就該讓影一直接把他們干掉,最好直接跑北荒聯盟嘎嘎亂殺一頓!

秦蘇長嘆一聲,看來今晚又要孤身一人了。

......

皇城之中,五道黑影被一群御林軍將士團團圍住,但卻不敢貿然進攻。

將士之中,只有統領董嘯一人是武尊,能將這五人限制在這,已經是靠著陣法的威能和戰陣的防御,若是進攻,恐怕自己等人會直接不攻自破。

“一個三星武尊,兩個一星武尊,還有兩個,看不出來!”

董嘯眼神凝重,這股力量,自己無法抗衡,唯有等陛下前來,方能破局。

得拖!

他手持長槍,對著五人喊話道:“諸位,深夜來洛水皇宮造訪,我等未曾出門迎接,有失禮節,不如坐下,喝杯茶如何?”

“喝茶?哈哈哈,當然可以,兄弟們,你們說呢?”

為首之人突然大笑,轉向其余四人。

董嘯在拖時間等女帝過來,他們又何嘗不在拖時間,等那群神秘的武尊搞破壞呢。

反正這群只會下等功法的皇朝之人也攔不住他們。

此刻他們的內心還在嘲笑著這群御林軍,家被偷了還不知道。

身后的黑衣人見大哥狂笑,同樣明白他的意思,也跟著嬉笑起來。

“大哥,可以啊,人家洛水皇朝要請我們喝茶,盛情難卻啊!

“喝茶嘛,我們也是有禮節的,主人家的邀請能不接受嗎?”

為首的黑衣人轉過身子,雙手叉腰,斜睨著董嘯:“董統領,你也聽到了,我兄弟們都同意了,不知,什么時候能喝上你們洛水皇朝的茶?”

董嘯見此景,不由的心中疑慮:這伙人在干嘛?他們到底想干什么?明明已經被發現了為何還如此不急不慢?

不對,難不成他們五人也是虛晃一手,還有一隊人馬正在潛入皇宮?!

不可能,天圓地方陣已經啟動,就算是半圣強者也攻不進來...

這群人,到底有什么陰謀!

為首的黑衣人見董嘯皺眉不語,繼續喊話道:“董統領,茶呢?”

“諸位莫要著急,已經派人去端了,馬上就到!

“董統領,剛才兄弟們商量了一下,你們洛水的茶,又苦又澀,沒味道,他們不想喝了,怎么辦?”

“那都是傳言,我洛水的茶,又香又甜,好喝得...”

董嘯話還沒說完,皇宮之中,一道紫色魅影沖出,連忙止住聲音。

洛璃一開啟地方陣,就立刻趕了過來。

洛水皇朝的兩大武尊強者一前一后立于黑衣人不遠處,在大陣的加持下,靈力暴漲。

但為首的黑衣人毫不緊張,看見洛璃后,反倒瞇起了眼睛。

“聽聞洛水皇朝有道女帝茶,又香又甜,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啊!

“董統領!你們洛水皇朝真客氣,女帝親自來給我們端茶,哈哈哈哈...”

“大哥,這個女帝茶,小弟們也想嘗嘗!

“放心,人人有份!

...

“換殺陣!”

董嘯再也忍不住了,一聲怒吼,身后御林軍長槍架勢變化,一股煞氣浩蕩于皇城上空。

與此同時,親王宮內,秦蘇突然睜開雙眼,瞳孔之中金光掃過。

“章何!

側房之中的章何早已感應到皇城之變,一直暗中觀察,忽然腦海中響起秦蘇的聲音。

他對著親王寢宮的方向跪拜:“在!

“殺了他們,然后順便把北荒聯盟也滅了!

“是!

..........

飛盧小說網 www.fumei01.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創新、原創、火熱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按左右鍵翻頁

最新讀者(粉絲)打賞

全部

飛盧小說網聲明

為營造健康的網絡環境,飛盧堅決抵制淫穢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違反國家規定的小說在網站上傳播,如發現違規作品,請向本站投訴。

本網站為網友寫作提供上傳空間存儲平臺,請上傳有合法版權的作品,如發現本站有侵犯權利人版權內容的,請向本站投訴。

投訴郵箱:feiying@faloo.com 一經核實,本站將立即刪除相關作品并對上傳人作封號處理。

關于我們| 小說幫助| 申請小說推薦| Vip簽約| Vip充值| 申請作家| 作家福利| 撰寫小說| 聯系我們| 飛盧小說手機版| 廣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北京創閱科技有限公司 ICP證京B2-20194099 京網文[2019]1782-182號 京ICP備18030338號-3 京公安網備11011202002397號

飛盧小說網(www.fumei01.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京零通190302號)

RSS 熱門小說榜
小說頁面生成時間2021/11/27 15:56:0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