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dzbt"></var><menuitem id="ndzbt"><ruby id="ndzbt"><progress id="ndzbt"></progress></ruby></menuitem><span id="ndzbt"><i id="ndzbt"></i></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span id="ndzbt"><dl id="ndzbt"><del id="ndzbt"></del></dl></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strike id="ndzbt"><i id="ndzbt"><menuitem id="ndzbt"></menuitem></i></strike><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ruby><strike id="ndzbt"></strike>
<ruby id="ndzbt"><ins id="ndzbt"></ins></ruby>
<ruby id="ndzbt"></ruby> <span id="ndzbt"></span>
<strike id="ndzbt"></strike>
<strike id="ndzbt"><i id="ndzbt"></i></strike>

諸天盤點:以人類之身比肩神明 第四章 我會比祂做的更好!

諸天盤點:以人類之身比肩神明 萌圖 同人小說 | 動漫同人 更新時間:2021-11-17
瀑布閱讀
瀑布

冥王哈迪斯的嘴角溢出鮮血,祂的面孔也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被你所占據的少年身軀已經瀕臨極限,這場戰斗,是我們的勝利!”

從女神雅典娜口中吐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話語。

展現出如此偉力的神明竟然還不是真身?

如果是真身降臨,又該是多么強大。

同時,令他們震驚的是。

給予冥王哈迪斯最后一擊的并不是同為神明的雅典娜,而是人類!

冥王的神力在人類匯聚的火光下被燃燒殆盡,受損嚴重的軀體再也無法承擔冥王哈迪斯那偉大的靈魂。

伴隨著一聲凄厲的嚎叫,冥王哈迪斯的靈魂突破天幕結界消失在天空的彼方。

但就在人們以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

視頻中的歡呼聲戛然而止。

恐怖的威壓滲透進屏幕前的每個人的靈魂當中。

藉由巨蟹座黃金圣斗士賽奇的視角,他們看到前一秒還在歡呼勝利的圣斗士們全部倒在了血泊當中沒了聲息。

連女神雅典娜也半跪在地上流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一抹鮮血隨著嘴角滑落。

“雅典娜大人!這到底是......”

祭壇座白銀圣斗士白禮話沒說完便被雅典娜打斷了。

“白禮,賽奇,千萬不要放開那把劍!

說著,雅典娜向著一側走去,“那把劍沾有我的鮮血,可以保護你們!

“我們不是贏了嗎?”

巨蟹座黃金圣斗士賽奇不敢相信這會是現實。

而這也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冥王哈迪斯被擊敗,他們不是已經贏了嗎?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眨眼的瞬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接著,雅典娜抬頭看去。

畫面隨之而動。

天穹之上,兩道巨大的黑影像是要將天地籠罩一般佇立在那里。

“為什么你們會在這里,死亡與睡眠!

雅典娜質問道。

“當然是來迎接哈迪斯大人的魂魄的!

兩道身影自通天黑影中顯現,身披黑色的冥衣帶來無與倫比的壓迫感。

大地在祂們的壓迫之下在顫抖,像是要被卷到天穹之上一般轟鳴。

“那位大人是冥界的王,擁有高貴的靈魂,怎么能讓祂以現在的狀態在骯臟的大地上過下去呢?”

祂們的身份已然明了。

“冥王哈迪斯的左右手,死神塔納托斯!睡神修普諾斯!”

白禮低吼一聲,拳頭之上纏繞著小宇宙幻化成的藍色圣火,朝著雙神沖去。

從勝利天堂墮入地獄的反差讓他失去了冷靜。

而面對白禮的襲擊。

睡神修普諾斯只用一根手指還擊。

神力化作一道黑紫色的光柱向白禮涌去。

“白禮,退下!結界被哈迪斯離去的靈魂打破,你不是祂們的對手!”

就在無數人為白禮惋惜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作為神明的雅典娜竟然挺身而出擋在了白禮的面前。

從來都是臣子為君王斷后,赴死。

雅典娜竟是反其道而行之。

這著實刷新了所有人對雅典娜的固有印象。

祂并不是一名冷酷的統治者。

“竟然為人類挺身而出,雅典娜,你墮落了!

一席黑發,相較于哥哥睡神修普諾斯更顯一份冷酷的死神塔納托斯不屑道。

“那這個怎么樣!

死神塔納托斯同樣舉起一根手指,代表死亡的神力在起指尖匯聚纏繞著紫黑色的閃電鄉下墜落而去。

惡劣的性格一覽無余。

“我絕不會允許你們傷害他們!”

雅典娜神色堅毅,雙手緊握長杖高高舉起,因死神塔納托斯的力量而彎曲。

“雅典娜,你人類的身軀也已經達到極限了吧,為了區區人類丟掉這一世的性命真的值得嗎?”

死神塔納托斯戲謔的說道,眼睜睜看著雅典娜將祂的神力彈到天穹無動于衷。

“你們不會懂!

雅典娜回頭看去,以女神雅典娜的身份向白禮兄弟下達了祂最后的指示,“答應我,活下去。不管發生什么,都要活下去!

說完,雅典娜用拄著長杖艱難起身,用祂那單薄的身軀擋在了雙神與白禮兄弟之間。

小小的身影給人以莫大的安全感。

“塔納托斯,修普諾斯!”

明明已經瀕臨極限,但在氣勢的對峙上,雅典娜絲毫不弱下風。

“不愧是戰爭女神,還能站起來嗎,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死神塔納托斯揮手打開了一條蘊含無數星辰宇宙的空間。

“我們必須去追哈迪斯大人的靈魂了,下次見面就是兩百余年后了,不過對于我們神明而言也不過是白駒過隙!

睡神修普諾斯也不愿再和雅典娜糾纏,祂看向被雅典娜保護在身后的白禮兄弟,“但那些家伙又如何!

白禮兄弟額頭青筋暴起。

憤怒的火焰在兩人心中燃燒。

“為了打倒你們,我們會活下去!

這是對神明的挑釁和不敬。

死神塔納托斯握緊拳頭,露出憤怒之色,剛想動手但被哥哥睡神修普諾斯攔下,只得作罷。

“人類哦,那就帶著那不滅的仇恨活下去吧,對你們而言漫長歲月的盡頭,說不定真的可以報一箭之仇!

死神塔納托斯戲虐的說道,而后轉身放聲大笑,“哈哈哈,天方夜譚,怎么可能做到!

話音剛落,雙神的身影從蘊含無盡星空宇宙的通道中消失。

“等等!”

白禮兄弟憤怒不已,想要追殺而去。

“請等一下!

雅典娜冷靜的話語讓他們停下了動作,“這是諸神的通道,人類是無法通過的,強行進入只會肉體連同靈魂一同被磨滅!

說完,在白禮兄弟的驚呼聲中,雅典娜飛身躍入其中,頭也不回的說道。

“那么,就這么約好了,為了即將到來的下一輪圣戰,為了不讓這片大地落入冥王哈迪斯的手中,讓一切生命歸于死亡,你們要抱著自己的正義活下去!

“那么......”

“下一次輪回,來世再見!

隨著雅典娜遺言般最后的話語,眾神的通道在白禮兄弟二人面前關閉。

被黑暗籠罩的天際灑落下絲絲金色的光芒。

站立在一片廢墟當中。

兩人悲戚不已。

偌大的圣域,竟是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他們勝利了,但也失敗了。

伴隨著太陽升起。

視頻歸于黑暗當中。

但就在眾人以為都結束時。

一道金芒閃過。

黃道十二宮的標記伴隨著十二名身著黃金圣衣的圣斗士依次閃過。

隨之響起的還有一道虛幻的聲音。

“時境變遷,時間來到兩百年后!

“新一代的圣斗士已經成長,新一輪的圣戰也即將展開!

“我們的故事,也由此開始!

“敬請期待!

“最強世代黃金圣斗士的史詩!”

......

圣斗士星矢世界。

城戶紗織在視頻結束之后陷入沉思。

同為雅典娜的轉世,她不理解,為什么視頻中的雅典娜會挺身而出。

作為女神雅典娜的轉世,視頻中的雅典娜人性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份人性,才導致圣戰的慘勝。

而她,絕不會重蹈覆轍!

“紗織小姐!

一位管家打扮的人走到了城戶紗織面前,在這位亞洲霸主城戶財團的實際控制人面前彎下了身子,“參加銀河擂臺賽的圣斗士們已經聚集了!

“很好!

城戶紗織頷首,眼眸閃動。

在擊敗哈迪斯之前,先揪出圣域的叛徒,重新掌管圣域。

不過,在這之前......

城戶紗織默默的訂閱了【以人類之軀比肩神明】的專欄。

.........

ps:求一下鮮花,打賞和評價,你們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

飛盧小說網 www.fumei01.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創新、原創、火熱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按左右鍵翻頁

最新讀者(粉絲)打賞

全部

飛盧小說網聲明

為營造健康的網絡環境,飛盧堅決抵制淫穢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違反國家規定的小說在網站上傳播,如發現違規作品,請向本站投訴。

本網站為網友寫作提供上傳空間存儲平臺,請上傳有合法版權的作品,如發現本站有侵犯權利人版權內容的,請向本站投訴。

投訴郵箱:feiying@faloo.com 一經核實,本站將立即刪除相關作品并對上傳人作封號處理。

關于我們| 小說幫助| 申請小說推薦| Vip簽約| Vip充值| 申請作家| 作家福利| 撰寫小說| 聯系我們| 飛盧小說手機版| 廣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北京創閱科技有限公司 ICP證京B2-20194099 京網文[2019]1782-182號 京ICP備18030338號-3 京公安網備11011202002397號

飛盧小說網(www.fumei01.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京零通190302號)

RSS 熱門小說榜
小說頁面生成時間2021/12/9 7:23:33
波多野结衣乱码中文字幕,国产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少妇人妻同事邻居,亚洲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不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